美第奇家族

美第奇家族(意大利语:Medici,/ˈmɛdᵻtʃi/ med-i-chee;意大利语发音:[de ˈmɛːditʃi]),或译为麦地奇家族、梅迪奇家族、梅迪契家族、梅第奇家族,是佛罗伦萨15世纪至18世纪中期在欧洲拥有强大势力的名门望族。

美第奇家族的族徽上红色的球代表金币,又有说美第奇的红球是美第奇为查理曼服务的祖先阿伟拉多盾牌上被击打形成的凹槽。 美第奇家族的红球的具体数量从未统一,不过最多不超过八颗,其上的蓝色金鸢花球是法国国王路易十一(Louis XI)的御赐。

美第奇家族的财富、势力和影响源于经商、从事羊毛加工和在毛纺同业公会中的活动。然而真正使美第奇发达起来的是金融业务。美第奇银行是欧洲历史上的今天:10月30日)最兴旺和最受尊敬的银行之一。美第奇家族以此为基础,开始是银行家,进而跻身于政治家、教士、贵族,逐步走上了佛罗伦萨,意大利乃至欧洲上流社会的巅峰。 在这名门中曾产生了四位教宗(其中庇护四世来自米兰的美第奇家族,与佛罗伦萨的美第奇家族是远亲)、多名佛罗伦萨统治者及托斯卡纳大公,两位法兰西王后,和其他一些欧洲王室成员。

家族历史

萨尔韦斯特罗·德·美第奇是第一个被载入历史的美第奇家族成员,他在1378年震动整个佛罗伦萨的梳毛工起义爆发时,是当时的正义旗手(佛罗伦萨共和国的最高司法长官)。

从1410年开始,乔凡尼·德·美第奇是第一个进入银行业务的美第奇家人,并且从他开启家族在佛罗伦萨政府逐渐有了一定影响力。到乔凡尼的儿子科西莫·德·美第奇于1434年回国时,美第奇家族已成为佛罗伦萨的共和国的非官方国家首脑(僭主),击败了前任的首脑家族──奥比奇家族(1382-1434年主宰佛罗伦萨)。科西莫受到全体公民高度的欢迎,主要是因为他为这个城镇带来了稳定与繁荣。他最重要的贡献就是在佛罗伦萨与米兰进行了十多年的战争后,1454年与米兰公爵弗朗切斯科一世·斯福尔扎签订了洛迪和约,除了结束战争之外也带来了意大利北部的和平。科西莫的名言是:“国家不能用念珠来治理”,他被称为“平民的保护者”、“祖国之父”;1462年他设立“柏拉图学园”。

第三代“僭主”洛伦佐·德·美第奇治下,佛罗伦萨进入黄金时代,成为文艺复兴的典范。城市粮食供应充足、慈善事业兴旺、娱乐享受人人参与,艺术家和学者得到慷慨赞助,美第奇府邸成为各地游客向往的宝库。洛伦佐晚年是意大利和平的保护人,他国争端都请求他调解仲裁,与外交上的天才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佛罗伦萨军事上的软弱。美第奇家族的政治资本就是巨大的声望,至少在形式上保持了佛罗伦萨的独立和自由。然而,美第奇家族虽然在社会高阶层社群享有显著的影响力,但也因此与基层社会的隔阂渐深,最终导致他们的统治基础及地位始终处于相对不稳固的状态。

科西莫家族分支一直统治佛罗伦萨,直到第一代佛罗伦萨意大利参观人数最多的 10 家博物馆)公爵亚历山德罗·德·美第奇在1537年被刺杀。权势转移到乔凡尼小儿子洛伦佐一世·德·美第奇的这一分支,由乔凡尼的玄孙科西莫一世执掌。

1537年美第奇家族获得佛罗伦萨公爵的称号,1569年,美第奇又从教宗得到塔斯卡尼大公头衔,统治长达2个世纪。

美第奇家脉的断绝

1737年,第7代托斯卡纳大公吉安·加斯托内·德·美第奇没有留下继承人就去世了,因此托斯卡纳大公的爵位就落到了洛林家族的弗朗茨·斯蒂芬(神圣罗马帝国皇帝弗朗茨一世)手里。这样,在西欧声名显赫的美第奇家族的家脉就此断绝。(但并不是说家族里没有活下来的人,只是没有名正言顺的继承者了。)

然而,美第奇家族世世代代传承下来的收藏品,现在还保存在乌菲兹美术馆里。家族使用过的碧提宫等等建筑物也大多在佛罗伦萨市内完好地保留着。能够留下这些供后人景仰的藏品和建筑,都归功于美第奇家族最后的女性安娜·玛丽亚·路易萨·德·美第奇。她留下的遗言:“将美第奇家族的所有收藏品都留在佛罗伦萨,向公众开放展出。”,使得美第奇家族的荣华富贵直到现在,还在被人们津津乐道着。

艺术建筑和科学

美第奇家族的最重大的成就在于艺术和建筑方面,在文艺复兴时期起了很大的促进作用。乔凡尼是这个家族中第一个赞助艺术的。援助马萨其奥并且定货重建圣洛伦佐教堂。科西莫·德·美第奇著名的艺术性的合作者是多那太罗和菲利普·利皮。那段时期里最灿烂的一笔就是米开朗基罗,从洛伦佐开始他在几代人的时间里都为美第奇家族效劳。除了委任艺术和建筑方面的工作外,美第奇家族也进行大量收藏,现在他们的收藏是佛罗伦萨的乌菲兹美术馆的核心展品。

在建筑方面,美第奇家族给佛罗伦萨留下了许多著名的景点,其中包括乌菲兹美术馆,皮蒂宫,波波里庭院和贝尔维德勒别墅。

除了在艺术和建筑方面的成就,该家族在科学方面也有突出贡献,赞助了达芬奇和伽利略这样的天才。

这些惊人的成就使得美第奇家族被称为文艺复兴教父(The Godfathers of the Renaissance)。

1419年,乔凡尼委任菲利波·布鲁内莱斯基重建圣洛伦佐教堂。

科西莫委任布鲁内莱斯基继续未完成的圆顶圣母百花大教堂,1436年当时世界最大的穹顶完工。

托莱多的埃利诺拉,科西莫一世的妻子,购买皮蒂宫1550年。

科西莫一世资助创建乌菲兹美术馆的乔治·瓦萨里(1560年)并且建立设计学院1562年。

玛丽·德·美第奇,法国国王亨利四世的遗孀,路易十三的母亲,是彼得·保罗·鲁本斯的油画《法国王后玛丽·德·美第奇在马赛登陆》中(1622年-23年)的主角。

奥塔维亚诺的美第奇家族

统治佛罗伦萨的美第奇家族虽然已经绝嗣,但并不代表整个家族灭亡,事实上仍有分支续存,如16世纪创立的奥塔维亚诺分支,这个分支由奥塔维亚诺·德·美第奇的次子,贝尔纳迪托·德·美第奇创立,他的兄长是利奥十一世,贝尔纳迪托娶了亚历山德罗·德·美第奇的私生女茱莉亚·德·美第奇,并于1567年买下了位于那不勒斯王国的奥塔维亚诺领主衔,并搬迁至此,他的后代被封为亲王并在美第奇主系绝嗣后尝试宣称家族对托斯卡纳大公国拥有继承权,但以失败告终。

现任的亲王是朱利亚诺·德·美第奇·迪·奥塔维亚诺(Giuliano de' Medici di Ottajano)他是国际美第奇协会(International Medici Association)的主席及美第奇家族于现今的代表人,他致力于研究及维护他的祖先所留下的遗产。

著名家族成员

美第奇家族

萨尔韦斯特罗·德·美第奇(1331年–1388年),镇压梳毛工起义事件,成为佛罗伦萨的正义旗手,1382年被驱逐。

乔凡尼·德·美第奇(1360年–1429年),恢复了家庭时运和使美第奇家庭成为欧洲最富裕的家族。

科西莫·德·美第奇(1389年–1464年),第一个佛罗伦萨僭主,美第奇政治时代的创建者。

洛伦佐·德·美第奇(1449年–1492年),在文艺复兴时期的黄金时代里的期间领导佛罗伦萨。

乔凡尼·德·美第奇(1475年–1521年),即教皇利奥十世。

朱利奥·德·美第奇(1478年–1534年),即教皇克莱门特七世。

科西莫一世·德·美第奇(1519年–1574年),第一代托斯卡纳大公,复兴美第奇家族。

凯瑟琳·德·美第奇(1519年–1589年),法国王后。

亚历山德罗·奥塔维亚诺·德·美第奇(1535年–1605年),即教皇利奥十一世。

斐迪南一世·德·美第奇(1549年–1609年)第三代托斯卡纳大公。

斐迪南二世·德·美第奇(1610年–1670年)第五代托斯卡纳大公。

玛丽·德·美第奇(1573年–1642年),法国王后和摄政王。

吉安·加斯托内·德·美第奇(1671年-1737年),最后一任托斯卡纳大公,美第奇家族至此绝嗣。

安娜·玛丽亚·路易萨·德·美第奇(1667年-1743年),美第奇家族最后一位女性。

家徽

家徽上六个圆形图案,最上方蓝底尾鸢花代表与法国皇室的关系,其余五颗红色圆形图案主要解释有下列几种:

一说为传奇武士盾牌的徽饰。

金条:中世纪时金条并非如今日是条状,而是做成球状。

可信度较高的解释为钱币。当时银行公会 (Bankers Guild) 的徽饰也有同样图腾可资证明。

至于药丸的说法则已经被该家族后人(只剩母系后代)否认,因为家族当时并未从事制药且中世纪以药草汤剂为主,药丸极不普遍。此谣言出自16世纪法国历史上的今天:7月6日)宫廷,主要目的是贬低嫁到法国的凯瑟琳·德·美第奇其背景是平民。